TwO eGGs

韩叶,再萌十年也不腻。

 

【韩叶】不绝(五)

非典型性哨向,微量双花,注意避雷。

---------------

  联盟的消息传播得很快,短短三天,几乎所有人都知道韩文清成为了独立哨兵,除了对当事人表示羡慕之外,看向叶修的目光也不免多了一些同情。

  叶修被冯宪君请过去时,看着对方一脸尴尬的表情不觉有些好笑,他故作轻松地坐在沙发上道:“我知道你要说什么。”无非是“你们搭档不合适”“重新找其他的哨兵吧”之类的劝慰。

  冯宪君叹气道:“我知道你心里不舒坦,但这也是韩文清自己的选择,没人拿刀架在他脖子上逼他就范,虽然对你确实不太公平。”

  “我倒希望真有人逼迫他,”叶修笑道,“至少知道并非他本意。”

  关于这个问题,叶修当时走出医疗室便问了,用他觉得矫情的方式开门见山道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

  他们并肩走在空荡荡的长廊上,韩文清听到这个问题立刻停了下来,皱眉反问道:“问这个做什么?”

  叶修并未回答,又重复了一遍:“你是不是不喜欢我了?”

  他语气平静,没有一丝波澜,心里却沉沉浮浮,他怕对方回答“是”,又怕对方回答“不是”,甚至有些后悔自己会提出这样的问题,正想打个哈哈将话题错开时,韩文清开口了。

  对方的语气如同往常般严肃认真:“不知道。”

  这让叶修心中即将熄灭的火焰又剧烈地跳动他一下,只不过他依然不懂这句话究竟代表着什么。

  冯宪君敲了敲桌子拉回他的注意力:“你觉得怎么样?”

  “什么怎么样?”叶修神游回来,一脸不解。

  “哨兵学院的新生刚好毕业了,我看了报告,有几个能力不错的,你可以考虑换一个搭档。”冯宪君重复了一遍。

  叶修脸色立即沉了下来:“我不需要。”

  冯宪君也有些不悦:“韩文清现在这个样子,你根本没法跟他搭档,除了添麻烦以外你还能干嘛?他已经不需要你了。”

  这话戳到了叶修的痛处,他根本没法反驳,但还是梗着脖子道:“可我需要他。”

  冯宪君冷哼:“你需要他什么?陪你聊天?陪你吃饭?你就给他当个腿部挂件?你以前说,不会因为一己私欲损害联盟的利益,你都忘了?”

  “这不一样。”叶修死犟着。

  “哪里不一样了?”冯宪君吹胡子瞪眼,“难不成你还打算学着样子去当个独立向导?”

  “如果可以,我会尝试。”叶修认真道。

  “简直胡闹!”冯宪君一拍桌子。向导因为天生五感不如哨兵,再怎么努力训练也达不到哨兵的水准,所以独立向导连理论存在都不可能。

  叶修一言不发,沉默地与对方对峙。

  半晌,冯宪君软了下来:“行了行了,我这边就不强行安排了,但是你也知道你能力强,仰慕你的哨兵并不少,指不定会有人单独联系你。”

  叶修松了一口气:“到时候我会处理好。”

  “去训练吧。”冯宪君挥挥手,“你心情压抑,发泄一下也挺好。”


  叶修只是有点生气而已,远没有达到心情压抑的程度,不过他还是依言来到了训练场。在准备区域设置模拟场景时,不意外地听到了周围人对自己的纷纷议论。

  叶修心理素质向来很好,此时全当没听见,自顾自地选择着模拟难度。他本想多锻炼一下体能,朝着本不可能存在的独立向导努力一番,然而肋骨还断着,也不敢太折腾自己。

  叹着气将指向丛林的选项改为平原之后,叶修听到身旁传来一个声音。

  “叶前辈。”对方语气恭敬道。

  叶修转头看了来人一眼,从体格判断,是个年轻的哨兵,他点了点头,有些敷衍地回道:“你好。”

  对方并未因为他的冷淡而退缩,表情反而有些开心道:“我听说韩前辈的事情了,所以想请问下叶前辈您需要新的哨兵搭档吗?”他看起来自信满满,顺便描述了一下自己在学院里取得的好成绩。 

  叶修有些不悦,耐着性子听他讲完之后回道:“抱歉,我有哨兵了。” 

  对方瞬间变得沮丧起来,以为是被别人捷足先登了,有些不甘地问道:“能透露一下是谁吗?说不定我比他更适合你。”

  叶修满脸笑容道:“韩文清。”

  “啊?”年轻哨兵愣了一秒,确认自己没听错名字后疑惑道,“可是韩前辈他……”

  “我说了,我的哨兵叫韩文清。”叶修声音不算太大,但咬字清晰,周围大部分人都听到这句话,纷纷望了过来。

  对方涨红了脸,觉得自己被戏耍了一般,自尊心驱使之下,一时间忘记控制情绪,嘴上也肆无忌惮起来:“全联盟都知道韩前辈成为了独立哨兵,你们根本就没有完全结合,你身上连结合印记都没有。”

  “印记?”叶修想了想,“当然是有的。”他说着从兜里掏出一把小刀,这刀是当初韩文清送给他防身用的,他一直以为有对方在身边,这玩意儿派不上用场,没想到第一次用却是在这种场合。

  刀不大,一只手就能握住,刀口却很锋利。叶修撩开袖子就将刀尖往手臂刺了下去,被割裂的皮肤处,迅速渗出血珠来。

  年轻哨兵没想到事情会是这样发展,正要阻止叶修时,发现对方并不是单纯自残,震惊之余扔下“神经病”三个字便转身走了。

  那些红色的粘稠液体,顺着伤口的轨迹,汇成一个“韩” 字。

  叶修停下手,满意地欣赏了两秒自己的杰作之后,又讪讪地将袖管放了下来。粗糙的布料摩擦着伤口有些轻微的灼烧感,让叶修更加不悦起来。

  如果可以,他希望这个名字能刻进他的皮里,肉里,骨髓里,血液里,甚至刻进他的灵魂里,这样才能将他和韩文清紧紧维系在一起,纵使有无数多外在因素的影响,也无法将他们分开。

  叶修叹了一口气,按下模拟场景的确认键,调整好心情进入了训练场。

—TBC—

最近沉迷养娃,所以忘记更新了,不好意思,这个月应该能完结。

不方,下章就开始甜了。


  109 13
评论(13)
热度(109)

© TwO eGGs | Powered by LOFTER